青田七六空間導覽

1930年代的洋和混合日本房舍

青田七六-模型與正面線圖

明治維新後,日本喊出了脫亞入歐的口號,他們想把整個亞洲的建築趕上歐洲,所以在台北是一個非常好的實驗機會,現在的總統府、臺大醫院舊館、台灣博物館、監察院、中山堂等等公共建築,無不展現這樣的企圖。但,到了昭和年代所蓋的日式房舍,除了有洋和混和的模式外,這棟房舍中家庭使用的空間比以往傳統日式房舍還要大的許多。

最左邊的門,是左右打開的門,一看就知道裡面是日本的和室(起居室),看老照片,其實外面也有百葉窗型態的門,像洋式的門一樣拉開。在北面,是房子的門面,可以看到整個跟閩南建築對稱的型態有很大的不同。雖然是日式房舍規格,可是卻看到低調的加入了洋式建築元素。好像一個日本人,穿著合身的洋服的感覺。

 

這棟日式建築,從右邊看到左邊,加入了車寄的縮小版雨庇,客廳(應接室)外面是洋樓慣用的凸窗,這跟貴德街的陳天來故居的洋樓一模一樣,但這裡的凸窗是菱形的玻璃,看起來更為典雅。然後再往左看書房(書齋)外面的百葉窗,一般我們在金門、廈門看到的洋樓很多都是這樣的型態,在傳統日式房舍倒不多見,主要還是台灣的天氣比日本還是炎熱了許多,百葉窗除了遮陽,還可以防雨。

設計這棟房子的是出身日本北海道的足立仁教授,1931年蓋好這棟房子,至今已經80多年。

在房子前面的平台,我們修復的時候用頁岩,也是原住民朋友在山上河邊可以就地取材的建築材料。在庭院入口處,有兩顆玄武岩,可以觀察它的氣泡大小,而知道當時形成的方式與方向角度等等。這幾顆玄武岩,都是來自三峽,而不是我們熟知澎湖的玄武岩。

大家或許奇怪為什麼這個地方要放這些自然科學研究的的岩石、植物的標本,因為這棟房子在二次戰後居住的是馬廷英教授,他是國際上非常知名的地質學者,專精在海洋古生物的研究,他經常在這裡啃南瓜子,地上滿滿地都是白色的瓜子殼,教授的朋友戲稱我們現在走的這個庭園路,為『馬』路。

這面岩石牆有三個部分,中間是來自台灣各地的岩石標本,下面是來自全世界的石材樣本,上面是我們公司開發的文創產品台灣366花卉的圖騰,配合生日花語可為贈送朋友的禮品加值。

地上一塊塊石塊,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石材樣本,台灣的岩石並不適合做建材,原因是板塊擠壓的方向過多,節理面不一,當成石材容易碎裂。台北從清朝末年到日本時期的建設,常用來當作建材的有來自內湖的砂岩,或是觀音山的安山岩。

除了岩石土壤地底中的世界,我們抬頭看到地表上的植物,這裡有366朵來自台灣這塊土地常見的花卉圖騰,我們依照每日出生的個性,賦予花語,增添禮品的趣味與客製化的價值。

台灣岩石標本牆,板塊運動的活教室

青田七六-台灣各地的岩石標本牆

來自台灣各地的岩石標本牆

台灣位於歐亞大陸板塊與菲律賓海板塊的交界,以地球的巨大,板塊就像薄薄的一張紙,海板塊往下插造成台灣島的隆起,地底下岩漿噴發造就了火山地質,因為板塊運動擠壓而產生變質岩,因為河流的沖刷侵蝕而有了沉積地形。
大體來說,北部陽明山一帶、澎湖島火成岩分布較多;東部則是變質岩;西部則是沉積岩。但是就這些岩石標本的分布來說,台灣各地都可以找到火成岩、沉積岩與變質岩,更說明了台灣地質多樣性的一個現象,造就了複雜的地層分布。

板塊運動與台灣島的形成

地上一塊塊石塊,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石材樣本,台灣的岩石並不適合做建材,原因是板塊擠壓的方向過多,節理面不一,當成石材容易碎裂。台北從清朝末年到日本時期的建設,常用來當作建材的有來自內湖的砂岩,或是觀音山的安山岩。

除了岩石土壤地底中的世界,我們抬頭看到地表上的植物,這裡有366朵來自台灣這塊土地常見的花卉圖騰,我們依照每日出生的個性,賦予花語,增添禮品的趣味與客製化的價值。

 
青田七六-板塊運動與台灣島的形成
青田七六-台灣位於菲律賓板塊與歐亞板塊
台灣位於菲律賓板塊與歐亞板塊

日式庭院植栽與南進政策

前院在「應接室」客廳的外頭,種有觀音棕竹,足立仁教授時代就已經種植在此,根據馬國光老師描述,庭院前有燈籠花,是他們家的重要標記。前院種有夏天散發香氣的七里香,秋天有桂花香,花壇上有茉莉花、夜來香、白玫瑰,這是足立教授的品味,到處可以聞到花的香氣。

青田七六-前院的觀音棕竹
前院的觀音棕竹是日本庭院常見的植栽

前院前面目前還留有高聳的土芒果,日式庭院常見的棕梠、浦葵,在東側還可以看到錫蘭橄欖、楓香,一直走到南邊的後院可以看到高聳的大王椰子樹,據說當年後院有種植咖啡樹。

青田七六-後院的大王椰子樹
青田七六-後院的大王椰子樹

南進政策為日本大正時期的國家政策,涵蓋中國華南、台灣、東南亞(南洋)等地區,以台灣為基地,研究經濟農作物來掌握東南亞經濟命脈,積極運作經營後,於醫學、商業、農業上獲得相當的成果。今日台大的傅園與高雄美濃的黃蝶翠谷,就是當年的日本人研究東南亞、南洋植物的植物園,在台大內今日還有植物標本比對的溫室。

青田七六-楓香樹

足立仁教授研究蔗糖土壤改良

利用有機堆肥的模式不用化學農藥。住在後方的磯永吉教授(如今已改建為公寓),在陽明山竹子湖研究試產台灣蓬萊米。同樣住在青田街9巷的馬場為二教授,研究蔗糖利用細菌發酵,可以作為蔗糖廠發電機、飛機的燃油所使用,也是目前所謂的生質汽油。這些教授當年在台灣的研究非常先進,就算到現在來看都是主流。

廣緣長廊門的外面,有個可以曬太陽的陽光室,這五根洗石子的柱子、地板,都是當年留下來至今,陽光室當年的設計,就是這樣的新潮,根據足立仁教授的兒子描述,當年就已經用了透明材質的屋頂,讓陽光可以灑下來。
陽光室的外頭,是一座高起的游泳池,給足立仁教授的小孩練身體之用,也因此他成為游泳的好手,比賽還拿過獎牌。

後面這座磚造的平房,當時是一個防空壕,牆壁約有70公分的厚度,如今還遺留一些日本進口有寫英文字的防火磚。1960年的時候,因為馬廷英教授妹妹來住,把游泳池、防空壕拆除後增建,如今也超過50年了。

房舍內生活空間

空間設計的創意

進門後先觀察一下走廊,是標準日式房舍的標準規格120公分。可以注意一下這幾扇門,都是洋式推開的設計,不知道甚麼原因這邊的門都是不對稱的大小,一邊大一邊小,上面菱形的毛玻璃造型,看起來有點低調,但又有些創意在裡面。

台北帝國大學(今台大)在建造之初,就沒有設計一個非常巨大的大門,而是一個小門小小的像個警衛室,出入校門從兩側進出,而且看不到筆直高聳的椰林大道,要進門後稍微走進去然後往右邊看,才能看到兩側的學術殿堂,所謂登堂入室後才能體會,在外頭是看不出來,就是這一回事吧!外頭保持低調的不讓別人知道。

抬頭看到所有門的高度也都是180公分,再往上看到牆壁上的燈,是嵌在牆內,裡面中間挖空,電線也是埋藏在牆壁間,讓一盞燈打開,兩個空間都可以使用。日式的空間區隔眾多,會有些地方比較昏暗,只要開一盞燈,兩個空間就明亮了起來。

觀察這邊的每一個房間,更可以發現每個房間至少都有兩個出入的門,小時候特別喜歡在日式房子內玩躲貓貓,除了方便走動外,還考慮到逃生安全的問題。此外對於空間的使用,除了一盞燈共用之外,房間的櫃子也經常是兩個房間所共用。依據馬廷英教授大兒子馬國光老師的描述,台所(廚房)底下應該有個放醬菜的空間,細細觀察,還真是非常神奇的空間運用。

我們可以發現這走廊右邊,就是在地理的西側,都是會用到水的空間,廁所、廚房、浴室,顯然會比較潮濕,太陽西曬後就可以保持乾燥。

青田七六-玄關入口大小不對稱的洋式門
青田七六-玄關入口大小不對稱的洋式門
青田七六-崁在牆內的燈可以照亮兩個空間
青田七六-崁在牆內的燈可以照亮兩個空間

走到底後往左邊一看,是加寬的走廊(日文為緣側或廣緣),一般日式房舍很少加寬到這樣的尺寸180公分,因應台北夏日炎熱的氣候,可以保持涼爽通風的空間。

在南側的廣緣,整個視線無不被這個長廊所吸引,一格格的玻璃一路延伸到生活起居室,盡頭的落腳處是極簡橫格子的門,左側的門、窗也是同樣規律的格子,雖然門並不是和式的門,洋和混合在這條長廊,顯現的是和風,與從大門剛進來接觸到客廳的洋風,有很大的不同。

青田七六-整修前的廣緣
青田七六-整修前的廣緣

空間設計的創意

青田七六-充滿和風的廣緣

日本從明治維新後歷經大正年,來到昭和年代,日式房舍的空間應用大量的西化,慢慢地由接待客人為重,變成家居生活為主,走到最裡面的座敷,是居家的空間,還有子供房,房門出入全部都集中在同一個地方。外頭有高聳入雲的樹,夏天陽光照不進來,保持涼爽通風,冬天午後透過斜照的日光,可以看出當年手工玻璃的痕跡。

在座敷的外頭還有兩個櫃子,是存放「雨戶」的木板,颱風來的時候,一片片的木板拉出去,整個明亮的廣緣變成黑摸摸的,可以來猜猜看這其中有甚麼秘密?

當我們進來整修之初,有些廣緣的門底下並沒有玻璃,是作為貓進出的通道,包有一塊布來防止蚊蟲。這邊養了許多貓,還有一隻公貓王,與附近眾多的母貓發生關係,年紀大的時候喜歡躺在玄關看著屋外。

上面還有因為怕被空襲燈光外洩而貼著黑色不透光的紙、布,如今依然可以見到這樣的痕跡。細細地看著柱子上留著的塗鴉,年代久遠的陶製開關,一邊撫觸一邊想像這裡發生的故事,歲月與記憶的交錯實在令人玩味。有時看宮崎駿的卡通,或是看到魚乾女又怎樣的日劇,一再出現的日式房舍的場景,並非只有在電視中才會出現的。

青田七六-見到長長的廣緣就想要坐下來放空
見到長長的廣緣就想要坐下來放空
青田七六-廣緣外保留當年的手工玻璃及固定玻璃的石灰條
廣緣外保留當年的手工玻璃及固定玻璃的石灰條
青田七六-存放雨戶的戶袋門栓設計簡單又實用
存放雨戶的戶袋門栓設計簡單又實用
青田七六-榻榻米清掃前-先將使用過潮濕的茶葉灑上後再掃起來

日本人對於房間、庭院的設計,總是要坐著思考,來到座敷只要放慢自己的心情,坐在地上看著門窗外的庭院,看看空間的配置與使用,會有不同的體驗。
這整間榻榻米的空間,以前是兩間房間,稱為座敷、次間,各占八個榻榻米、六個榻榻米。一疊榻榻米的傳統尺寸是寬90公分,長180公分,厚5公分,面積1.62平方公尺。商店大部分是五疊半,茶室大部分四疊半。鋪設組合依大小有不同的排列方式。

據說擺放不合風水就會帶來災禍,榻榻米不能擺放成格子形,不能出現四塊榻榻米的角聚在一處的情況。榻榻米與日本的神道教儀式和茶道都有關係,台灣、日本現代家庭也都會放一間有鋪設塌塌米的房間。

子供房在日式房舍內是嬰兒房或小孩房,外頭的百葉窗,門一關起來,在這個空間內顯得特別的安全,他的櫃子與座敷的櫃子是共用的,也就是說嬰兒在裡面哭鬧,主要起居室也是可以聽得到。

1947年,當時23歲大學剛畢業的台大外文系齊邦媛教授,就曾經短暫住過這裡。當年馬廷英教授來接收台北帝國大學,曾經回中國大陸邀請各方老師到台大任教。除此之外,還排除眾議把日本教授留在台大任教,這個對台大學術的延續,有很大的貢獻。

進入座敷看到角落那個空間,可否請大家猜一下那是甚麼地方?放甚麼東西的?然後與子供房連結的櫃子上方,又是怎樣的空間?底下就是哆啦A夢睡覺的櫃子,一般是放置棉被、蚊帳的地方,而上方則是放比較貴重的傳家之寶,例如武士刀、比較大型的物品。

上面的這個「欄間」的木板,是讓兩個房間透氣的,因為整理維修房子的時候就沒有看到,是鄰居俞先生很熱心的送來給這棟房子,尺寸差不多,可見日式房舍的尺寸計算單位用一尺30公分為單位,很多東西都可以相容而互相使用。

青田七六-兩間榻榻米房的欄間是鄰居所贈

我們在維修這個房子所採用的模式是儘量保留歷史的痕跡,在使用上保持安全即可,舊的東西留下來,能用的就儘量使用,在維修時保持原有的設計與外觀。除非找不維修的材料,會用現代的材料修補,例如當年的手工玻璃破了,我們只能換上現代的玻璃。日本大正時期(1912年起)的房舍還是非常注重主人的階級,經常招待客人到家裡來做客,因此當時的座敷規模大小與裝飾含有社交的意味,但是到了昭和時期(1926年起),比較重視家庭成員的生活起居,以這間房子來看,居家的生活空間比較大,也很隱私。

 
青田七六-座敷外的玻璃還留有馬廷英教授兒子的塗鴉
座敷外的玻璃還留有馬廷英教授兒子的塗鴉
青田七六-馬廷英教授小兒子用CD唱片紙盒裝飾牆
馬廷英教授小兒子用CD唱片紙盒裝飾牆
青田七六-床之間是日式房舍內特有的神聖空間
床之間是日式房舍內特有的神聖空間